运动难消“胖伤”运动有益健康但不能抵消肥胖

 行业动态     |      2016-01-10

  又到了年终总结,立flag的时候了。

  在很多人的新年目标里,肯定有一项是减肥。

  朋友们,如果你们真的超重或者肥胖,那就下定决定减肥吧。

  近日,来自西班牙的研究团队分析了52.7万人的运动和健康数据,发现运动确实是个好东西,无论是身体肥胖还是正常,运动都有好处,而且运动越多好处越大[1]。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对于肥胖者而言,无论是什么强度的运动,都不能抵消“胖”对身体的伤害[1]。

  总的来说,对于超重或肥胖者而言,减肥是保持健康的主要手段。

  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欧洲心脏病学会(ESC)和欧洲预防心脏病协会的官方期刊《欧洲预防心脏病学杂志》(EJPC)上。

  超重和肥胖已经席卷全球了。

  我们都知道,身上有膘的人心血管疾病风险相对较高[2]。为了肥胖人群的健康,科学家做了很多关于肥胖的研究。

  有研究发现,提高心肺功能(CRF)可能会减轻超重或肥胖对心脏代谢健康的不利影响[3]。

  前两年还有一项荟萃分析认为,虽然超重/肥胖和心肺功能差都可以增加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风险,但心肺功能差实际上是一个更强的预测因素[4]。

  基于以上的发现,就有人提出,超重/肥胖人群的健康干预应该是更多地加强运动,改善心肺功能,而且改善心肺功能的重要性应该超过,或者至少要与减肥一样被重视[4]。

  言外之意就是,咱们加强运动,提高心肺功能,或许就能胖而健康着。这其实就是大家常说的肥胖悖论。

  西班牙的这帮科学家可不这么认为。

  他们发起了一项涉及527662名18-64岁参与者的观察性研究,意图评估不同BMI和运动水平与主要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之间的关系。

  这些参与者先是按照体重分成三组:正常体重(BMI,20.0-24.9 kg/㎡)、超重(BMI,25.0-29.9 kg/㎡)或肥胖(BMI≥30.0 kg/㎡)。

  再根据患者自我报告的运动状况,根据通用的方法[5],将参与者划分为“不运动”(既不进行中度运动也不进行剧烈运动)、“运动不够”(未达到WHO对成人的最低运动建议,即中度运动和剧烈运动分别<150分钟/周和<75分钟/周),或 “定期运动”(达到WHO指南的中度运动≥150分钟/周或剧烈运动≥75分钟/周,或两者结合)。

  随后,从他们的健康记录信息中调出他们的疾病信息,尤其是糖尿病、高胆固醇血症和高血压的患病信息。

  在527662名参与者中,32%为女性,平均年龄42.3,BMI是26.2±4.3kg/㎡。

  体重正常、超重或肥胖的参与者占比分别为42%、41%和18%;不运动、运动不够或定期运动参与者的比例分别为63.5%、12.3%和24.2%;高胆固醇血症、高血压和糖尿病的患病率分别为30%、15%和3%。

  总的来看,与不运动相比,定期运动或运动不充足对所有BMI类别的所有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都有保护作用,而且这种保护作用在糖尿病和高血压上最明显。

  然而,定期/不充足的运动并不能完全抵消超重/肥胖的负面影响,因为超重/肥胖的个体比体重正常的同龄人有更大的心血管疾病风险,无论运动水平如何。

  也就是说,虽然运动可以减轻超重/肥胖对心血管疾病风险的不利影响,但体重过重本身与主要危险因素的患病率增加有关。

  更惨的是:即使与体重正常的不运动参与者相比,运动的肥胖个体发生高胆固醇血症、高血压和糖尿病的几率也分别要高出约2、5和4倍。

  ▲不同BMI、不同运动量对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的保护作用

  总的来说,这项研究第无数次证明“生命在于运动”,但对于肥胖人群而言,运动虽然也有益,但无论何种强度的运动,都不能让他们的心血管疾病风险降低到不运动体重正常人的水平。

  因此,超重或肥胖者保持心血管健康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减肥。

  当然能通过运动减肥更好。

  参考文献:

  [1]。Valenzuela P L, Santos-Lozano A, Barrán A T, et al。 Joint association of physical activity and body mass index with cardiovascular risk: 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cross-sectional study[J]。 Europe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Cardiology, 2021。

  [2]。Kivim?ki M, Kuosma E, Ferrie J E, et al。 Overweight, obesity, and risk of cardiometabolic multimorbidity: pooled analysis of individual-level data for 120 813 adults from 16 cohort studies from the USA and Europe[J]。 The Lancet Public Health, 2017, 2(6): e277-e285。

  [3]。Ortega F B, Ruiz J R, Labayen I, et al。 The Fat but Fit paradox: what we know and don’t know about it[J]。 2018。

  [4]。Barry V W, Caputo J L, Kang M。 The joint association of fitness and fatness on cardiovascular disease mortality: a meta-analysis[J]。 Progress in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2018, 61(2): 136-141。

  [5]。O’Donovan G, Lee I M, Hamer M, et al。 Association of “weekend warrior” and other leisure time physical activity patterns with risks for all-cause,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cancer mortality[J]。 JAMA internal medicine, 2017, 177(3): 335-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