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族,普洱茶,民族的魂

 行业动态     |      2016-01-10

布朗族人是濮人的后裔的一个分支,甚至有专家将其视为人类种茶的最早的民族,他们至今还保留吃生茶、酸茶、烤茶和青竹茶的习俗……我是在黄昏时分抵达勐昂的。这里是布朗山乡政府的所在地,海拔1220米。在云南,这不是什么高海拔,它甚至没有昆明的海拔高,可我还是有一种登天的感觉,那背后的路,仿佛天梯,这眼前的乡街,有如郭沫若笔下的天街。一览众山,落日辉煌,夕照下的布朗山寨,它们附着在一道道山梁上,或隐身于漏着金光的巨大树阴,静美而灿烂,鲜活而壮美。几只鸟,南向而飞,很快就入了缅甸,一阵风,北向而来,很快就离开了缅甸。我们常常把山称之为山海,可我无论怎么展开想象的翅膀,也想象不出,布朗山这片波涛,是从何方涌来?又为何戛然而止?再往南一点点儿,它可就去了缅甸啊!这东经99°56′-100°41′,北纬21°28′-22°28′交汇处的一个点,这茶祖生活的地方。

据资料介绍,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勐海茶厂就在布朗山设立了茶叶收购站,90年代,还在班章建了一个分厂,可产名优成品茶45吨,普通成品茶40吨,一年可收获鲜叶达400吨左右。我为问茶而来,可不经意间,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关于世界的辽阔乃至角落的博大,布朗山所赐予我的,不是一个茶园的兴衰荣辱或与世无争,而是一座山的重量以及其让人不敢小视的历史厚度和精神高度。我问一个布朗族老人:“茶树长在哪儿?”他答:“土里。”我又问:“在哪一片山岭上?”答:“云朵下。”我真的无言,怀疑自己遇上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伟大的叭哎冷!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从澜沧惠民乡开始,弹石路盘旋而上,云雾山中,就是景迈,就是伸手可以摘星采月的地方。关于古茶山,在西双版纳,历史上都以澜沧江为界,分称江北六大茶山和江南六大茶山。江北者,易武、倚邦、攸乐、莽枝、革登、蛮砖;而景迈则隶属于江南,与南糯、勐宋、勐海、巴达和南峤共享殊荣。稍有不同的是,在今天的行政区划中,景迈已经不在西双版纳范畴,它尽管紧挨着勐海县的勐满,却是思茅澜沧县所辖。

在此之前,所看见过的摄影作品中的景迈,那村庄的聚落,在一棵棵遮天蔽日的大青树下,在喷泉一般的凤尾竹深处。或者,云雾缥缈处,夕照熔金时。干栏式的傣家竹楼,像上帝精心布局的积木,没有留白,留白处都是植物;没有闲笔,闲笔都交给了婀娜多姿的少女。这个“茶树的自然博物馆”,一山,一岭,山连着山,岭接着岭,都生长着古老的茶树林……景迈生长着万亩古茶树,这只是一些茶叶学者的说法,按照景迈茶农之说,古茶树至少在两万亩左右。景迈山上的长保茶厂的黄劲松就直言不讳地告诉我:“这一山一岭,怎么才万亩呢?”针对有的书籍中说到的,景迈山的古茶树最高的只有5.6米,他就带了皮尺,领我到了距其茶厂有五六公里的一片茶林,利索地爬上了一棵老茶树,皮尺一量,足足7米。

令人振奋的是,按照景迈山茶林的布局看,这些茶树,大都属于人工栽培,其种植者当是景迈的傣族和布朗族先民。而且,这些茶树,有的年轮已在1300年以上。1300年以前就有人工栽培的茶树?这在20世纪90年代,谁说出口,谁也许就会为世人所嘲笑,因为在世人的心目中,最古老的人工栽培型茶树,只有勐海南糯山的茶王树,其树龄也只有800年。但是,时过境迁,随着古茶园的逐一发现,人们才越来越明白,在澜沧江流域的云南群山之中,大自然神奇地为我们绘就了一幅藏宝图,而南糯山只是这藏宝图的道路的开启处。用不着大惊小怪,今天我们知道了景迈的人工茶树有1300年树龄,难说明天我们又会在另一座山头上发现更加古老的茶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