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做人有良知,做事懂权谋,才是一个人

 行业动态     |      2016-01-10

有朋友问:阿信,你总是会在课堂里提到王阳明,那么王阳明心学和鬼谷子纵横学有联系吗?

坦白说,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为啥咧?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是阿信的一家之见,我真切的认为良知很重要。

虽说研究鬼谷子是阿信的主业,但这些年来确实也没少花心思钻研阳明心学。我的理由很简单,一个纵横家不仅应该懂谋略,更要有良知。这是阿信所创鬼谷道的治学宗旨。你若问,阿信是跟谁学的,我会告诉你四个字:阿信原创。

实际上一开始也并没有这么通俗,最早阿信将之称为“心之纵横”,心是原则,纵横是手段。奈何很多朋友听不懂,于是乎,阿信一咬牙一跺脚,将之通俗的称为:

王阳明和鬼谷子真能结合吗?这是个非同小可的问题,因为理论哲学直接会影响到实践应用。老实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心里是没底的。我是个老实人,我不喜欢牵强附会,更接受不了生拉硬扯。

说到心学,很多朋友会误认为是心理学,其实不是。心学是心性之学,是儒家的一个分支,跟理学一样。所以王阳明其实是孔孟的徒子徒孙。

这便着实困难了,为啥呢?儒家和纵横家,颇有点“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意思。孔子对擅长游说的学生颇有些不以为然,比如他形容言语科的学生宰我为“朽木不可雕也”。

相信敏锐的你已经发现了,儒家不太喜欢爱说话的人。事实上也是如此,孟子也是一样,他形容鬼谷子的徒弟张仪行的是“以顺为正”的妾妇之道,明显是在揶揄张仪像小三一样就知道低头顺从。

不过,其实也差不多,毕竟孔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嗯,孟子的《论语》学的不错。在孔子的语境里,“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说话对象是“君子”中的“人主”,“女子与小人”不是泛指所有的女性和“小人”,而是特指“人主”身边的“臣妾”,亦即为“人主”所宠幸的身边人。张仪就是其中一份子。

要命的是,王阳明自己说,他的心学就是出自孟子的四端之心: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列位,阳明心学之所以叫心学,其实“心”是打孟子这里来的,有个学术名称叫“道统”。

心学讲究的良知,其实是也是出自孟子说的“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

目测,王阳明这个“孙悟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跳不出孟子这个“如来”的手掌心了。毕竟他的哲学观全是发端自孟子。

多说一句:阿信效仿王阳明,通过鬼谷子说的“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不见而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这句话,归纳总结创出了鬼谷道以及道知论。

不说出来,或许还以为我这鬼谷道是胡诌出来的呢。鬼谷道的理论基础和应用战术在过去近20年的时光里,早就成熟了。

除了孔孟不喜欢,荀子、杨雄这些大儒们也不喜欢,在他们嘴里,纵横家就是“奸人”、“态人”、“诈人”。

如此看来,儒家是和纵横家势不两立,水火不相容了。或许,良知与权谋搁一起也仅仅是阿信的一厢情愿了。

可是意外发生了,他居然赞同阿信的观点,比如他其实评价过纵横家。在《传习录》里记载着这么一段话:

先生曰:“苏秦、张仪之智,也是圣人之资。后世事业文章,许多豪杰名家,只是学得仪、秦故智。仪、秦学术善揣摸人情,无一些不中人肯綮,故其说不能穷。仪、秦亦是窥见得良知妙用处,但用之于不善尔。”

事先说明,这段话不是阿信最早知晓的,是鬼谷道课堂里的一个学员率先发现的,在此鸣谢。

王阳明说:“苏秦、张仪的智慧,其实是具备圣人资质的。但是后世许多豪杰名士也只是学到了张仪、苏秦的用过的伎俩。

张仪、苏秦善于揣摩人情,总能切中要害,因此他们游说才能应变不穷。因为他们窥见了良知的妙用,但是用在了不善的地方。”

王阳明表达了四个意思:1、苏秦、张仪是有成为圣人资质的。2、后人只学了两人用过的伎俩,所以成不了大事(需要多说一句,王阳明其实话里有话,世人只学苏秦、张仪的手段,却不关心他们的内在修为,因此学了再多技巧,其实是很大发挥大用途的。这像极了一些朋友,喜欢看技术,自诩“技术流”,但技术的背后是理论。如果忽略了理论基础是很难通透,很难有大作为的。其实这篇文章讲的就是理论,我也知道很多朋友不会喜欢,但是对不起,有理论才会有实践。不明白这点的话,即便学一百年,也最多是个十八线操作工,这绝非耸人听闻)。

3、苏秦、张仪是心有良知,能够“窥见得良知妙用处”的人。4、只可惜他们用到“不善”的地方去了。

一言以蔽之,苏秦、张仪离成为圣人只有0.01公分,若不是用错了地方,他们就是圣人。因为他们纵横捭阖的说服谋略本质上因“良知”而生。

这位太铁胆子实在太肥了,居然公开为苏秦、张仪“洗白”,光明正大的说他们有“圣人之资”,并且“窥见得良知”,老王确实算是儒学里的另类,不愧是“立德、立功、立言”的圣人。

在王阳明这里,苏秦和张仪之所以能够纵横天下,除了因为他们擅长谋略,更在于心有良知。这是实话,没经历过腥风血雨,没见识过枪林弹雨,没有建功立业过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王阳明深知孔孟的仁义太过理想化,在残酷的现实生活中,不懂点权谋是万不能的。但如果只懂权谋,没有良知是万万不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