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空少事件一审宣判 原告柴某:希望生活可以

 行业动态     |      2016-01-10

我是之前“南航空少事件”的当事人柴诚,上周五12号法院的判决下来,认定对方的言论对我构成侵权,我希望在宣判之后,生活可以回归正轨。 在去年事情发生之初,我一直不想事情继续发酵,一直在退让,为此做了很多努力,因为我知道枪响之后没有赢家。我们有一次在警察局,希望能够双方调解,我也寻求过公司领导的帮助,说想让对方过来我们去调解这个事儿,把这事儿解决了,不要再让它发酵了,然后我也表示了可以不计前嫌,对我的伤害都可以不追究,能给公司一个交代,然后公司放心就行了。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包括后来我给他打过两次电话沟通,希望通过能够调节一下,但都失败了,包括法院的调解都失败了。

对网上的那些言论,今年4月份离开公司以前我从来没有去回应过什么,一直自己在忍受这些。 在案件判决下来之后,也还没有等到他的道歉,包括当时这些事儿的始作俑者、加害者们都没有等到他们的道歉。其实他的行为完全可以告他刑事,包括诽谤加上诬告陷害这些,但只是因为当时心软,我认为他可能会有苦衷去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想能够给对方一些退路,所以后来选择是民事诉讼,只是告他侵犯名誉而已。但是看到网上的不管是明里暗里的行为,还是特别生气,你给坏人留退路,只是让坏人更加得逞的去踩你欺负你。 从去年10月份出这个事以后,我就停飞了,持续到现在已经七八个月的时间了,在工作方面一直属于没有工作的状态,在生活方面其实一直到出判决之前都还挺混乱的。我前期一直在忍耐,包括到后面维权,再到现在出判决。其实现在处于一个告别的状态。我在深圳生活了10年,在深大上学,上完大学毕业去到南航工作飞行。现在离开这个城市了,其实一直在告别,告别过去熟悉的环境,热爱的工作,还有一些朋友。对于未来,我其实还是特别热爱飞行工作的,所以其实我前面是有在找关于飞行的工作,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因为这个事会有些敏感,所以其实不太顺利。我想以后可能飞行不太可能了。

我也是想趁这个契机,找一个不同的领域,新的工作开始学习,然后自己重新成长。 也更希望的是,以后是一个很正面很阳光的形象,能给大家带来快乐。以前工作的飞行的时候,一直面对旅客,我就是会让旅客觉得你很阳光很快乐,很开心很专业,然后很有温度,以后还是希望能够让大家认识到真实生活中的我,而不是被污名化的那样一个我。

最后,真的很感谢法律,法院和法官给我的公正的判定,也感谢一路以来一直支持陪伴我的网友们!接下来,就等待判决生效和对方的道歉。

我是之前“南航空少事件”的当事人柴诚,上周五12号法院的判决下来,认定对方的言论对我构成侵权,我希望在宣判之后,生活可以回归正轨。 在去年事情发生之初,我一直不想事情继续发酵,一直在退让,为此做了很多努力,因为我知道枪响之后没有赢家。我们有一次在警察局,希望能够双方调解,我也寻求过公司领导的帮助,说想让对方过来我们去调解这个事儿,把这事儿解决了,不要再让它发酵了,然后我也表示了可以不计前嫌,对我的伤害都可以不追究,能给公司一个交代,然后公司放心就行了。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包括后来我给他打过两次电话沟通,希望通过能够调节一下,但都失败了,包括法院的调解都失败了。

对网上的那些言论,今年4月份离开公司以前我从来没有去回应过什么,一直自己在忍受这些。 在案件判决下来之后,也还没有等到他的道歉,包括当时这些事儿的始作俑者、加害者们都没有等到他们的道歉。其实他的行为完全可以告他刑事,包括诽谤加上诬告陷害这些,但只是因为当时心软,我认为他可能会有苦衷去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想能够给对方一些退路,所以后来选择是民事诉讼,只是告他侵犯名誉而已。但是看到网上的不管是明里暗里的行为,还是特别生气,你给坏人留退路,只是让坏人更加得逞的去踩你欺负你。 从去年10月份出这个事以后,我就停飞了,持续到现在已经七八个月的时间了,在工作方面一直属于没有工作的状态,在生活方面其实一直到出判决之前都还挺混乱的。我前期一直在忍耐,包括到后面维权,再到现在出判决。其实现在处于一个告别的状态。我在深圳生活了10年,在深大上学,上完大学毕业去到南航工作飞行。现在离开这个城市了,其实一直在告别,告别过去熟悉的环境,热爱的工作,还有一些朋友。对于未来,我其实还是特别热爱飞行工作的,所以其实我前面是有在找关于飞行的工作,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因为这个事会有些敏感,所以其实不太顺利。我想以后可能飞行不太可能了。

我也是想趁这个契机,找一个不同的领域,新的工作开始学习,然后自己重新成长。 也更希望的是,以后是一个很正面很阳光的形象,能给大家带来快乐。以前工作的飞行的时候,一直面对旅客,我就是会让旅客觉得你很阳光很快乐,很开心很专业,然后很有温度,以后还是希望能够让大家认识到真实生活中的我,而不是被污名化的那样一个我。

最后,真的很感谢法律,法院和法官给我的公正的判定,也感谢一路以来一直支持陪伴我的网友们!接下来,就等待判决生效和对方的道歉。

我是之前“南航空少事件”的当事人柴诚,上周五12号法院的判决下来,认定对方的言论对我构成侵权,我希望在宣判之后,生活可以回归正轨。 在去年事情发生之初,我一直不想事情继续发酵,一直在退让,为此做了很多努力,因为我知道枪响之后没有赢家。我们有一次在警察局,希望能够双方调解,我也寻求过公司领导的帮助,说想让对方过来我们去调解这个事儿,把这事儿解决了,不要再让它发酵了,然后我也表示了可以不计前嫌,对我的伤害都可以不追究,能给公司一个交代,然后公司放心就行了。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包括后来我给他打过两次电话沟通,希望通过能够调节一下,但都失败了,包括法院的调解都失败了。

对网上的那些言论,今年4月份离开公司以前我从来没有去回应过什么,一直自己在忍受这些。 在案件判决下来之后,也还没有等到他的道歉,包括当时这些事儿的始作俑者、加害者们都没有等到他们的道歉。其实他的行为完全可以告他刑事,包括诽谤加上诬告陷害这些,但只是因为当时心软,我认为他可能会有苦衷去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想能够给对方一些退路,所以后来选择是民事诉讼,只是告他侵犯名誉而已。但是看到网上的不管是明里暗里的行为,还是特别生气,你给坏人留退路,只是让坏人更加得逞的去踩你欺负你。 从去年10月份出这个事以后,我就停飞了,持续到现在已经七八个月的时间了,在工作方面一直属于没有工作的状态,在生活方面其实一直到出判决之前都还挺混乱的。我前期一直在忍耐,包括到后面维权,再到现在出判决。其实现在处于一个告别的状态。我在深圳生活了10年,在深大上学,上完大学毕业去到南航工作飞行。现在离开这个城市了,其实一直在告别,告别过去熟悉的环境,热爱的工作,还有一些朋友。对于未来,我其实还是特别热爱飞行工作的,所以其实我前面是有在找关于飞行的工作,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因为这个事会有些敏感,所以其实不太顺利。我想以后可能飞行不太可能了。

我也是想趁这个契机,找一个不同的领域,新的工作开始学习,然后自己重新成长。 也更希望的是,以后是一个很正面很阳光的形象,能给大家带来快乐。以前工作的飞行的时候,一直面对旅客,我就是会让旅客觉得你很阳光很快乐,很开心很专业,然后很有温度,以后还是希望能够让大家认识到真实生活中的我,而不是被污名化的那样一个我。

最后,真的很感谢法律,法院和法官给我的公正的判定,也感谢一路以来一直支持陪伴我的网友们!接下来,就等待判决生效和对方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