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房价没有大跌!房产成交量却暴跌至30年来最

 行业动态     |      2016-01-10

据估计,澳大利亚房产成交量创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的最低水平。随着更为广泛的地产生态圈遭遇破坏,成交量的暴跌可能会经济产生更大的影响。据澳大利亚地产研究机构CoreLogic的估计,4月份成交量下降了40%,相当于(所有房屋)全年的换手率仅大约为2.3%。CoreLogic的研究主管Tim Lawless称,如果将换手率按照住房数量做相应调整之后,我们目前的成交量相当于1991年9月的水平。考虑到所有与房地产交易相关的行业,这将对经济活动造成重大冲击。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也认为,如果低迷的成交量再持续几个月,则可能拖累经济下滑多达1%。”在有关货币政策的最新声明中,澳储行(RBA)表示,尽管公开拍卖和开放检查的限制正在逐步解除,但是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经济低迷、不确定性和社交隔离等因素将持续对成交量构成压力。

疫情导致购物中心业主和商户就租金减免问题一度变得“剑拔弩张”。尽管如此,各大购物中心业主开始为全面营业做准备,零售商家也开始加快重新开业的步伐。据了解,虽然房东对待寻求租金减免的租户仍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但是Myer、R.M Williams、Apple、Kat-hmandu和Cotton On Group等大型连锁店正在逐步恢复营业。例如,Myer就开始尝试在昆州恢复五家门店的运营,分别是Chermside,Carindale,North Lakes,Townsville和Toowoomba,以响应州政府放松限制措施的要求。Big W每天的营业时间也延长至晚上9点。不少房东预期,伴随限制举措的逐步取消,大量消费者将前往购物中心购物,并恢复危机前的购物习惯。零售商经历了自3月份(限制措施生效)以来销售最为强劲的一个周末。值得注意的是,各州/领地对待取消限制程度的意见不一。这也意味着全国各地零售业的复苏也将不尽相同。

尽管受新冠病毒危机影响,Mirvac是地产行业中首批放弃盈利指引的公司之一。但是,Mirvac强调了其对墨尔本商业地产市场的信心,并计划在墨尔本市区建造一座高31层的办公大楼。大楼选址在La Trobe街383号,由澳大利亚本土建筑设计公司Cox Architecture设计。建成后将创造44000平方米的A级写字楼空间,可容纳多达4000人同时办公。这座高端写字楼还将配备露天露台、智能建筑技术和“互联办公区”,这些特色区域面积多达2400平方米。作为一家在澳交所上市的多元化地产公司,Mirvac表示该项目将增加公司的优质办公资产投资组合,继而提高战略性市场份额。据了解,Mirvac于2018年年底以1.22亿澳币买下了这处地块。地块上方现有建筑物为一处高7层的B级塔楼,为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所在地。澳大利亚房地产委员会(Property Council)的最新数据显示,未来一年,墨尔本的CBD市场将新增超过38万平米的新写字楼空间。

疫情导致大量员工从中央商务区(CBD)撤离,从中期来看,写字楼市场租金可能下降多达25%。根据麦格理(Macquarie)对上市房地产行业的最新分析,悉尼和墨尔本写字楼存量将高出平均水平,空置率可能升至11%。作为新冠病毒对写字楼市场的牺牲品,麦格理和地产投资基金ISPT有关马丁广场(Martin Place)39号塔楼开发项目交易于4月底取消。另外,摩根大通的写字楼(28 Freshwater Place)和AEW塔楼(50 Pitt Street)相继撤出市场也是例证。由于交易条件遭遇重大破坏,继而对租金收入构成影响。澳储行(RBA)也表达了对商业地产行业健康状况的担忧。麦格理(Macquarie)的分析师表示,悉尼写字楼市场目前的空置率不到5%,到年底可能会升至9%,到2023年将激增至11%。“在先前的低迷时期,空置率每变化1%,租金会相应变化6%。因此,业主奖励条件的推动下,我们预计净有效租金将下降15%至25%。”

著名珠宝品牌潘多拉(Pandora Jewellery)创始人Karin Adcock位于悉尼Newport的海滨豪宅出售,成交价接近900万澳币。豪宅位于悉尼北部海滩,拥有七间卧室、带有三车位车库、私人海滩和码头,最初于去年9月挂牌上市销售,报价1000万澳币,但是随后又撤回。两周前,这处豪宅重新挂牌上市销售,指导价介于900万-1000万区间。独立消息人士指出,这处豪宅已经成功出售,售价接近900万澳元。Adcock于2004年丹麦珠宝品牌Pandora引入澳大利亚,但是在大约八年后出售了在公司的股份。三年前,Adcock以21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位于布鲁克(Broke)的前Pooles Rock酿酒厂,并在不久后将其更名为温马克(Winmark)。去年,她以130万澳元的价格购买了毗邻的物业,进一步扩大了酒厂。

最新房价报告显示,堪培拉迪克森(Dickson)的单元房和富兰克林(Franklin)的独立屋价格涨幅最大。Domain的房价报告显示,内北郊迪克森的单元房中位价涨幅最大,上涨了15%至54.2万澳元。紧随其后的是韦斯顿溪(Weston Creek)的库姆斯(Coombs),同比增长9.3%,至53万澳元;内南郊的格里菲斯(Griffith),同比增长8.9%,至48万澳元。从过去5年的数据来看,库姆斯的单元房销量增幅最高,达61.9%;其次是迪克森,增幅为45.5%。Domain高级研究分析师鲍威尔(Nicola Powell)将迪克森单元房房价的增长归因于该区经济的发展和大量的新公寓正在兴建,而轻轨换乘处步行即可到达迪克森商业中心。物业公司Hive的莫里西(Josh Morrissey)表示,首次置业者和换小房型者推动了迪克森单元房的增长。至于独立屋,位于冈加林(Gungahlin)的富兰克林(Franklin)的中位价同比上涨12%,至76.75万澳元,涨幅最高;紧随其后的是图格拉农(Tuggeranong)的坎巴(Kambah),同比增长11.5%,至61.9万澳元;西奥多(Theodore),同比增长9%,至58万澳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