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节高教育:只有挖得够深,才能长得更高

 行业动态     |      2016-01-10

如今孩子们的受教育模式已经完全颠覆了我们这一代人对童年的记忆。老师的作业不一定在课堂上跟同学们交代,但一定会发到家长的手机里。老师们很细致地为家长布置作业,从听写语文生字、练习英语会话场景到给小朋友摆小棍理解数学算式,都明确告知需要您的参与。

学校开始减负,但课程进度并不会因为课时的减少而放缓,如果学生有所不足需要家长领着孩子自己补上。

教育部门提倡素质教育,可国情还未能完全达到这个标准,身在中国这样一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从传统文化上就极端重视教育的东亚国家,作为家长不累恐怕也不可能。

所以今天每个家庭都要面临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孩子的学习是需要有人帮一把手的。大家先仔细想想,只要你有孩子,只要你孩子已经幼儿园毕业了,你大概随便就能说出三个以上的培训机构。如果你正好在为你的孩子寻找一个培训机构,你在网页一输语文/英语/数学培训,前两页都是广告。

对于做教育,节节高教育一直很害怕,怕想的太少,怕做的不多,怕学的太少,怕教的不多。初入教育行业,节节高教育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教育是最不能偷懒的一个行业。要做教育,就不能怕麻烦。

在节节高教育里,对学生有一套冰山理论:学生的成绩就像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巨大冰山,能够被外界看到的表现,只是露在水面上很小的一部分,还有另外的一大部分藏在水底,而暗涌在水面之下更大的山体,则是长期被学生家长,乃至老师们忽略的内在逻辑。节节高教育要做的,就是钻进水下,不断地深挖,去了解学生成绩的内在逻辑。

教育学的一线工作者就是老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提高语文成绩,要先找到好老师。

这个逻辑应该很好理解,能满足学生知识需要、符合他们认知能力需要的老师,对于提高学生成绩的帮助是显而易见的。在为孩子选择培训班的时候,家长也一定会首先询问机构的师资,而每个机构为了迎合这种需求,也会用各种方法打出名师教学的招牌来吸引家长。

名师是必要的吗?是必要的,可大部分的人会停留在逻辑链的第一层,认为挑选一个好的老师就已经足够。但节节高教育觉得应该继续深挖下去。

再怎么好的老师,也需要使用到教材,再不济也得用到素材。尤其是语文课,无论是作为学习材料也好,阅读理解的题目也好,学生都要需要这么一套教材。那么这样就需要文学修养的支持,至少你给学生看的东西得要文字优美,立意深刻。

家长有没有想过一年级的课本和六年级的课本有什么不同?生词的多少是最简单的一点,更重要是每一个年龄阶段的学生阅读能力不一样,所以每个级别的课文阅读逻辑的难度也不一样。这一步就需要挖掘到儿童语言学,才能了解一个7岁左右的孩子究竟能认识多少字,应该理解哪些连词,又有哪一些语言逻辑是要到更高年级才能理解的。从儿童语言学出发,才能把优秀的教材匹配给适合的年级。

儿童语言学的根据是什么?是儿童认知心理学,深挖到这一层的时候学生的学习规律你就能清晰了。

认知心理学告诉我们,未成年人的思维有一个基本过程和发展特点,教育的过程要遵循这个规律。比如小学儿童进行抽象的命题思维的能力是有限的,10岁以下的孩子很难理解命题推理的逻辑必然性,当你告诉他:如果足球比棒球大,棒球比乒乓球大,那么足球就比乒乓球大。他们会认为这是错的。所以在三年级以前,语文的阅读理解不直接让学生概括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因为这种问题需要的是抽象思维,而一二年级的小学生思维还停留在具体概念,这个过渡期一般在四年级,如果引导得当可以提前到三年级。

有特例吗?有的,可天才儿童太少了,大部分孩子还是在这个规律里,我们不能用这个去赌,教育不是孤注一掷。这一点希望家长也明白,不然是为难孩子,也是为难自己。

从好老师教材文本儿童语言发展规律认知心理学,一层一层深挖下来,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理顺,要这么一步步倒推回去,才能做好整个课程的安排。

之所以用小学生打比方,是因为在儿童的成长过程中还有一个剪刀现象,就像一把打开的剪刀,起点的方向不一样,越到后面差别越大。所以你看有的同学高中语文成绩不好,其实从小学开始就埋下了引子。

到了高中阶段,和小学生不同,大脑已发展拥有了较为完善的思维逻辑,课程的设计上除了要考虑到高中生特有的身心发展阶段,更要考虑基于科目本身的学习逻辑和规律,但在节节高教育,这整个过程和小学课程的推导异曲同工,都需要深挖。平地起高楼是不现实的,只有挖得够深,才能长得更高。

针对学生的服务和针对成人的服务概念是不一样的。做K12,在课程上、学生上挖掘的深度也绝对不是其他培训行业能相比的。凭着这一份朴实的认知,节节高不敢说重新定义教育行业,更多的还是希望关于教育的目标,教育的范围,教育的方向,教育的方式,教育的成果,能够探寻更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