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安全|2020年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

 行业动态     |      2016-01-10

““国家安全”是一种不存在威胁、不存在恐惧感的状态。这里的“威胁”来自何方?“恐惧感”又因何产生?恩格斯曾说过:“社会创立一个机关来保护自己的共同利益,免遭内部和外部的侵犯。这种机关就是国家政权。”这就明确指出,“威胁”国家安全的、侵犯“社会共同利益”的势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外部”的,即国外、境外的敌对势力的侵犯;一是“内部”的,即国内、境内持特殊利益的个人或集团对社会总体利益的侵犯。社会总体利益的代表、维护者是“国家政权”,谁要“侵犯”社会总体利益谁就必然会反对“国家政权”、侵犯“国家政权”。社会总体利益、国家政权是否处于“安全”状态?既有内因,也有外因,是内因和外因统一的结果。

““国家”、“国家主权”是“国家安全”概念发生的认识原点。主权中的“自保权”与由此引申出的“国家安全”概念之间有着内在的逻辑联系:国家安全的最高目标是保卫国家主权,而保卫国家主权的最高表现则是保卫国家的生存权和发展权。由此推理,“国家安全”──不同于“公共安全”──就不应当是一个涉及社会个体安全的概念,而应当是一个只涉及国家及国家主权安危的概念:“国家安全”也不仅仅是国家主权中自保权存在的一种状态,它更是国民集体要求保卫自身生存和发展安全权利即自保权的合理延伸。

“(中国)总体国家安全观超越了西方传统国家安全理念排他性的零和思维模式,不追求自身的绝对安全,不谋求霸权安全,而是追求共享安全,强调包容与共赢,主张用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来构建人类安全共同体。总体国家安全观实现了国内安全与世界安全的有机统一,有助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有助于世界各国基于自身长远利益考量探索一条和平、合作、共享的国家安全道路,有利于打造世界“命运与共、唇齿相依”的共同安全新格局,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行动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