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元亨时隔一年再冲科创板 内控规范性受质疑

 公司新闻     |      2016-01-10

  去年3月利元亨作为首批企业向科创板发起冲击,然而上市之路并不顺利,同年9月公司主动撤回注册申请文件。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前身利元亨精密的控制人周俊豪因虚开发票判刑导致企业无法经营,现任股东设立了利元亨并承接了利元亨精密相关资产和业务。目前公司股权集中度较高,并且大股东以及关键管理人员存在密切的血缘关系,属于家族式企业。也正因如此,审核问询函对公司内部控制、设立资金的来源、是否存在股份代持等问题重点关注。

  近日,利元亨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再次对科创板发起冲击,作为国内锂电池制造装备行业的领先企业,进入了新能源科技、宁德时代、比亚迪、力神等企业的供应链,营业收入快速增长,然而同时也存在大客户依赖的问题。

  行业增速放缓 业绩增长依赖第一大客户

  公司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为锂电池、汽车零部件、精密电子、安防、轨道交通等行业提供高端装备和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

  按照应用领域划分,公司产品包括锂电池制造设备、汽车零部件制造设备和其他行业制造设备。按照产品功能范围分,分为专机(单机或一体化设备)、整线(自动化生产线)和数字化车间。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3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亿元、6.72亿元、8.89亿元和1.7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5732.58万元、1.2亿元、7515.77万元和429.54万元。

  锂电池领域设备是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公司在国内消费锂电池制造设备细分市场的占有率较高,且逐年上升,但公司在国内动力锂电池制造设备的市场占有率较低。报告期内,公司锂电池领域设备销售收入分别为3.48亿元、6.04亿元、7.77亿元和1.2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7.01%、90.01%、87.46%和77.59%。

  数据显示,2011年-2015年中国锂电制造设备市场规模快速攀升,2015年-2019年市场规模增速保持在两位数,但是处于连续下滑态势。2019年中国锂电制造市场规模达到216.3亿元,增速为16.2%。

  从锂电池业务下游客户来看,消费锂电池领域,公司与新能源科技已经组成战略合作方,双方成立战略合作专项团队,从研发、技术、质量、交付、商务、运作总成本等环节开展深度协同;动力锂电池领域,公司进入宁德时代、比亚迪、力神的供应链。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客户较为集中,新能源科技在报告期内均为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分别为77.76%、67.39%、74.44%和40.71%。新能源科技是消费锂电池全球领先企业,根据高工锂电统计,2018年,新能源科技出货量10.55亿颗,占全球软包消费锂电池的38%,全球软包消费锂电池市场占有率最高,新能源科技自2011年开始实施自动化改造,公司提供电池检测设备占新能源科技采购金额比例接近80%。

  凭借着与第一大客户的深入合作,公司的营业收入才得以保持较高的增速。除此之外,力神、比亚迪、宁德时代长期出现在前五大客户中。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89.45%、93.91%、95.79%、79.53%。

  智能制造的初始投资成本较高,所以对资金有着天然的需求,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55.32%,流动比率为1.42。报告期内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67.66万元、6429.04万元、-9121.48万元和394.33万元,波动较大,并均低于净利润。

  此次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79513.11万元,用于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生产项目、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研发中心项目、补充流动资金,有助于公司进一步提升研发和生产能力,快速发展和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

  大股东与关键管理人存密切血缘关系 内部控制受质疑

  利元亨的股东之间和关键管理人员之间存在着密切血缘关系,并且享有公司上市前的大部分股本,属于家族式企业。其中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俊雄和副董事长卢家红为夫妻关系;周俊雄与董事、副总经理周俊杰为堂兄弟关系。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周俊雄和卢家红夫妇合计控制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70.08%,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控制环境是内部控制的基础,直接关系到企业内部控制的执行和贯彻,而家族式企业的内部控制通常来说较为薄弱,在上市审计中被重点关注。

  根据招股书,利元亨的内控也存在不规范情形。公司存在第三方代收货款、转贷、资金拆借、利用个人账户对外收付款项支付费用及第三方回款等情形

  报告期内,公司与供应商入江机电和舜泽机械存在转贷情形,具体操作为公司以支付供应商货款名义申请贷款,供应商收到相关银行贷款后,再转回公司。

  2016年,客户时利和向公司采购产品1250万元,通过时利和历时实际控制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张基建支付给公司825.57万元和424.43万元。

  2017年公司通过个人卡代收贷款424.43万元、代收其他收入1.21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营业外收入的比例为1.06%、10.91%;公司通过个人卡代付费用135.14万元,占当期期间费用的比例为0.97%。

  股份公司设立后,为了规范公司货币资金使用,公司制定了《公司章程》、《财务管理制度》、《内部审计制度》、《银行存款管理制度》等相关治理制度,对于公司货币资金及银行账户的使用制定了具体规定并严格执行。

  2013年6月至12月间,时任总经理周俊豪主导、安排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116份,税额187.38万元,价税合计1289.64万元,利元亨精密为此支付价税合计数额的6.5%的开票费用。大冶市人民法院已于2016年7月11日作出判决,认定利元亨精密、周俊豪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利元亨精密被判处罚金25万元并退赃款187.38万元;周俊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周俊豪被捕导致利元亨精密无法正常经营,所以2014年周俊雄、卢家红和周俊杰出资设立了利元亨,承接了利元亨精密的大部分资产和业务,所以也可以说利元亨精密是利元亨的前身。

  审核问询函中就周俊雄、周俊杰、卢家红设立发行人、受让股权、历次增资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股权代持或其他协议安排,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等问题发出问询。(文/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小飞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