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房产崩溃后,日立东芝等白色家电甩卖中国

 公司新闻     |      2016-01-10

日本经济的发展是一个奇迹,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经济突破西方人认为的100年漫长论调,开始突飞猛进,在80年代初期,日本连续赶超意大利、法国、英国和德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强国。

从1986年到1987年,日本连续5次降息,大量资金流向了股市和房地产市场;1984—1989年,银行的房贷年均增长率为19.9%,疯狂买房成为日本人的国民行为。日本人认为:站在世界的中心,不会有泡沫,房价会一直涨下去。

这时候的日本,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债权国。而美国人也不傻,1985年,美、日、德、法、英签订了 “广场协议”,主动让美元贬值,以缓解美元的升值压力。协议签订后,日元持续升值,面对含金量日益厚重的钱包,日本人信心满满,并没有意识到已经陷入美国人的圈套。

看到日本国内风生水起的股票和地产,国际廉价资本迅速流入,导致股价和房价快速上涨,泡沫越吹越大。1989年,仅东京都的地价就相当于美国全国的土地价格,形成了世界空前的房地产泡沫。

1991年,日本房地产崩盘,东京地价几被腰折,时至如今30年,地价、房价也没有恢复到当年的峰值。以至于很多国人跟着日本个别学者唏嘘:日本失去了10年,日本失去了20年、30年,日本进入了低欲望社会等等。

东京地价,从1984年的146万日元/平米,上涨到了1990年的916万日元/平米房。如此地产泡沫危机,在很多国家都曾发生。这种情况之下,政府出手是唯一措施。这其中,苏联政府救市力度最大,通过货币超发,鼓励人们购房的方式,短期内托住房价,维持了经济繁荣。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泰国地产崩溃,政府盲目救市,直到今天曼谷还有烂尾楼。

泡沫时期的日本,并没有政府救市,在救房市还是救实体的选择上,日本主动刺破了美丽的泡泡。这种遏制其实很简单,没那么多弯弯绕,只两招:第一,对购房者,紧缩货币政策,加息。提高你买房的利息,减少给你贷款的金额。第二,对房产公司,严管土地交易,收土地收益税。到1991年,日本商业银行实际上已经停止了对房地产业的贷款。

一直以来很多经济学家都以GDP去衡量日本的经济,认为日本经济落后了,但接下来的一招才是日本人的高明,他们对GDP的理解已经不是一个岛国,而是整个世界,日本投资基本都在海外,世界人都在为日本人的幸福生活买单。所谓的失去10、20年、30年的说法,犯不着轻信,听听就得了。

主动的刺破只是为了更好的生长。房地产衰退后,日本抛弃了传统家电,抛弃了重工业,转向机器人、智能制造、材料、化工等核心制造业,日本投资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全球产业链布局日趋完善,通过投资来分享海外增长蛋糕的格局日趋突出。我们身边,随着阿里巴巴的不断壮大,人们对他的赞美也越来越多,但我们不能回避的是,阿里巴巴最大股权是日本的软银。

从1990年到布2011年底,日本日本海外净资产约合3.19万亿美元,连续21年保持世界最大债权国地位。2018年日本海外并购投资再创新高,达到1910亿美元,位居亚洲各国第一名。

2019年日本企业并购规模大约2000亿美金,其中海外并购为1120亿美元。2019年,日本日立、本田、索尼、富士通、NEC、三菱集团等都有出手,海外收购包括了运动服制造商Descente Ltd、酒店运营商Unizo Holdings Co、Hoya Corp.等等知名企业,而其运作背后,也存在了高盛、摩根大通等这些资本大鳄的影子。

不可否认,房产崩溃后的日本经历了阵痛,数据显示:从1991年到2010年的20年间,日本年均GDP增速只有0.75%,陷入持续衰退;从1991年到2020年,30年的时间,日本的国民财富约蒸发了9.3万亿美元。

但透过这些数字,你会发现,日本人做了一件最正确的选择,这项选择与政府刺破房产泡沫一脉相承。日本开始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

先锋,2009年,向中国家电连锁店苏宁电器有偿提供了品牌使用权,作为开创一个时代的知名音响企业“Pioneer(先锋)”在中国正在被视为低端品牌;

东芝,2013年,宣布在中国停止电视自主生产,2015年宣布彻底结束自家电视机生产,而收购方是中国的创维;

还是东芝,2016年,美的收购了其80%的白色家电业务股权,并获得了40年的品牌授权以及超过 5000项家电相关专利,还有东芝家电在日本、中国、东南亚的市场、渠道和制造基地。

诸如此类消息太多,在国人一片欢呼之际,日本人也在厉兵秣马,日本人不缺心眼,相反他们是精明的生意人。他们壮士断腕抛弃传统家电终端市场,转战的是核电、医疗技术、氢燃料电池、机器人等全新科技领域,并已经崭露头角。

我们仅以貌似日薄西山的东芝为例:当年的东芝一年营收曾达到4000亿人民币,把白色家电、传统电视机产业剥离后,东芝进入了大型核电、氢燃料电池电站业务领域,到了2019年,东芝年营收重新恢复到4000亿人民币水平。而这一步跨越转型,东芝赢得的不仅仅是销售额,而是在新时代的又一次技术优势。

日本社会出现“低欲望”论调是在1991年;然后到了2009 年,日本流行一本书《厌消费时代的研究》;到了2016年,相关研究机构第一次系统阐述了低欲望的各种表现。如今的日本社会,不可否认存在年轻人反婚反育、缺乏加班精神等现象。但这是一种表象,内里是坚忍。在日本经济衰退的表面现象之下,隐藏着一个被我们低估的日本。

在我们常常为日本人叹息的“失去的20年”中,日本明确提出“50年拿30个诺贝尔奖”的目标,而到今天,日本已经获得了17个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这20年里,日本的失业率一直维持全球最低水平。在生命科学、芯片制造领域领先全球,日本国民更加的务实勤奋。

而随着整个日本人口的全面减少,房地产市场已经以另外面孔出现,国际避险资金正在涌入购买,国际学生的数量增加,老年人的比例也在扩大,学生公寓和老年公寓租金的选择正在加速。

2016年1月22日,日本通过了《第五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提出,未来10年把日本建成“世界上最适宜创新的国家”。如今行走日本,你会明显感受到持续的物价通缩,使得全民购买力上扬,日本人进入生活的精致化。

生活没有神秘的解忧人。如今的日本正在流行一本书《解忧杂货铺》,这是日本推理小说天王东野圭吾近些年最好看的治愈系小说,文章中的主人公在一场大火中死亡,但他留下了《重生》的曲子,听曲子,人们可以感动落泪,但更能感受到普通日本人对重振经济的不甘与渴望。在本文的最后,我们再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日本房产崩溃后,日立东芝等白色家电甩卖中国,无奈还是战略?其实答案已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