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道上的家》:是不是社会越进步,人类越矫

 公司新闻     |      2016-01-10

以前,我们关心的只有“优胜”的人,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评论和报道转向,开始看到人类社会中被“劣汰”的那部分人。

《坡道上的家》是先看完日剧,再看的小说。同一个故事,用不同的媒介表达出来,体验也有不少的区别。抛开网上那些关于恐婚恐育的论调不谈,这个故事,讲述的是失败者的自我挣扎。

全职太太在韩国被称为“妈虫”,意思就是家里的寄生虫,拿着丈夫的工资来享受生活。在日本,全职太太的比例更高。这群人不仅掌握家里的财政大权,也参与各种家庭决策,包括养育子女,投资理财,人情交际等。

有的女人,能同时做好孝敬公婆,伺候老公,养育子女,还能把家里内外整理得干干净净。她们被社会立为标杆,用来鞭策其他的女人,努力为家庭牺牲奉献。

就像马云说996是福报!他让一部分实施996的员工先富裕起来,以此证明996是正确的,是值得争取的,是可以歌颂的。那些适应不了996的男人,都是失败者,不仅不思进取,对社会对家庭也没有贡献,是个自私自利的懒虫!

失败者在主流社会是找不到同类的,不是因为她们人数不多,而是因为她们的声音不能传递出来。

母亲正确的行为当然是爱护孩子,如果有人说出厌恶自己的亲生子女,大部分人会觉得讶异,哪怕他们心里也曾经闪过这种念头。

《坡道上的家》里,作者大胆的为一个杀害自己女儿的母亲辩护,将一切不合常理的行为合理化。

与其说是辩解,不如说是让大众听到那些“不正确”的声音,让人们不再被“正确性”驱赶,坦然的承认,别人做得到的事,我就是做不到。不是愿不愿意,能不能够的问题,而是我和他不一样,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坡道上的家》里沙子被丈夫带到精神病院,希望她能接受心理治疗。值得玩味的是,哪怕作为一个观众都觉得里沙子的行为很奇怪,很异常,但作者依旧认为里沙子是个正常人。

通过作者的描述,读者会觉得:认为她需要心理治疗的丈夫阳一郎,不过是用心理治疗这个事情,来暗示里沙子她不正常,以此达到打压她,控制她的目的。

但心理治疗这件事值得玩味,它是先证明了这个人有问题,再提供治疗。治疗的目的,是让人放弃自己那些“错误”的念头,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科研大国美利坚,甚至发明了很多用以精神治疗的药物,来让人放松、以及感觉到快乐。沮丧、不安、恐慌、阴郁都被判定为病态,可以通过治疗变得快乐、健康、积极。

《坡道上的家》中,女主里沙子认为母亲和丈夫都对她进行过精神控制。他们用语言打压里沙子的自信心,从而使她自卑,来达到更容易摆布,更唯命是从的目的。

施暴者不会觉得自己有错,却认为受害者过于脆弱。明明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抗,却因为你溃不成军就责怪我施暴?

温斯顿曾经满世界的找线索,想知道比起从前,人们的生活到底是更好?还是更糟?我们避开了1984的世界,却依旧抱有疑问。为什么现在这么多自闭症的儿童?为什么有那么多产后抑郁的母亲?为什么以前的人棍棒底下出的是孝子,现在家暴背后全是问题儿童?

水穗在被告席上,看着自己的婆婆崩溃的控诉:“男人也不会来帮你,不管遇到什么都要自己加油。但是那样的日子很快就会熬过去的,之后就轻松了,什么神经衰弱都是骗人的。”

她面无表情,明明物质水平提升了,科技在进步,一切都应该更好。我们有空调、有电视、有热水器、有智能手机。甚至洗烘一体机、洗碗机、扫地机、成品的菜肴、辅食和配方奶。

育儿这件事明明应该越来越简单才是,上门的保健师,社会提供的儿童馆,还有网上丰富的育儿知识和医疗资源。

是因为不公平吗?想把男人也拉进育儿的泥坑里一起沉沦?要真的让男人做全职爸爸,女人出去挣钱的话,是不是就不难过了?

是不是男人多体谅一下妻子,小心翼翼的维护她的自尊,看到看不惯的事情先考虑老婆,而不是先想着孩子,就能更加心甘情愿的辛苦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