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教育资源,配不上一线城市这个称呼

 常见问题     |      2016-01-10

深圳到了什么阶段?深圳该怎么办?深圳是否应把民生问题放到和经济发展同等高度的位置来重视、解决?作者 | 今纶

具体新闻已经很多人解读,我就不解读了,我更想说的是通过这个新闻来探讨:深圳到了什么阶段?深圳该怎么办?深圳应该在哪些方向“先行先试”?

深圳近年来经常出现家长买了学区房,因为政策变动,导致孩子无法入读心仪学校的新闻。

据深圳统计年鉴的数据,深圳常住人口从1979年的31万人增加到2018年的1302万人,增长了42倍。

据教育部门测算,预计到2020年,深圳小一学位缺口达到4.95万个,初一学位缺口1.06万个。

教育资源的稀缺,也导致学区房价格一路高歌猛进,重点学校的学区房与非学区房的每平米单价差高达近十万。

在深圳,不是家长有钱就可以读好学校的,也不是买了学区房就可以高枕无忧的,一切都在变动中,连华为的部分员工都遭遇这个难题:

2019年1月份,任正非透露,华为4万海外员工多数不回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深圳在学籍管理方面非常严格。他说:“这些员工在非洲,孩子可以上最好的学校,但是回到深圳就进不去学校,没有学位。”

所以,有网友在微博上激愤留言:深圳的教育资源不提了。如此经济增量的前提下,教育资源如此匮乏。强化所谓的“四大名校”造成教育不平衡加剧。普通人想让孩子能靠上高中就得想办法买到“好学位”,因为垃圾学位出线的机会很渺茫。每年两会都大谈特谈民生,这个学位深层次的教育资源不平衡什么时候能解决?

深圳到了什么阶段?就经济发展而言已经赶英超美,真的到了非常牛的阶段,科技创新、金融在全国都排在前列,毫无疑问是一线城市。

不过,随着不断有天价房的新闻出现,不断有企业迁往东莞(包括华为的部分机构、子公司),而且甲级写字楼空置率在一季度创新高之后,我们其实应该再问一句:

深圳何去何从?深圳是否要把民生问题放到和经济发展同等高度的位置来重视、解决?深圳市民面对这个问题,是不是也有点气短?

如果一个人20多岁来深圳,贡献完青春和热血之后,混成了中产,结果35岁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而被迫离开深圳,这是不是有点残忍?

深圳,如今到处充斥着国际化的口号,到处都是示范区的赞誉,到处都是国际一流城市的期许,到处都在喊向国际一流标准看齐。然而,可怜的深圳中产、普通市民、千万富翁们,可怜的深圳孩子们,只要一谈到教育问题,相当一部分人都犯难,有的情况真的不是孩子不优秀,也不是家长付不起钱,更不是家长没有在教育上投入精力,但是教育资源就是不够用,我们这里还不谈质量,只谈数量。

深圳人在教育上是最拼的,因为深圳人苦,深圳的孩子苦,除非出国,大家没有更多的退路和去处。

有的需要,有的不需要,但深圳更需要的是基础教育的学位,孩子,才是深圳的未来,写字楼的高空置率以及住宅的高房价都不是深圳的未来。

2019年9月10日,深圳市政府发布《关于推进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到,到2020年,深圳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将达到50%。这很好,在向正确的方向迈进。

还有一个2017年的数据,也值得看看:截至2017年9月,深圳市共有1683所幼儿园,其中96.3%为民办园,3.7%为公办园,仅有62家。至少在2017年以前,深圳对公办幼儿园的投入少得可怜。

2019年底,深圳各区陆续发布2020年学位预警,龙华区学位总缺口达11000个,福田区小一、初一缺口共9500个,坪山区公办小一学位需求较2019年将增长约14.6%、公办初一学位需求较2019年将增长约28.1%···

2019年,深圳参加中考的78300名考生中,被公办高中录取的比例仅为45.38%,对比上一年进一步降低。同年,北京公办普高录取率高达85%以上。

2019年深圳中考报名人数为8万,上海为7.5万,北京为6.7万,广州为9万。北京普高266所,上海普高249所,广州普高120所,而深圳普高只有75所。

在这样的贫瘠的基础教育现状面前,深圳还在通过超低门槛的“大专入户”去全国“抢人”,“抢”那么多人做什么?加剧矛盾吗?

是的,深圳也在考虑解决问题,在3月5日发布的《深圳市教育局2020年工作思路》中,提到如下举措:

高标准办好学前教育。第一,建立“公办幼儿园建设攻坚战”推进机制,开展公办园建设专项督导,压实各区主体责任,完成公办园、普惠园在园儿童分别占比50%、80%的任务……

优质特色发展中小学教育。第一,加大义务教育学位建设。新改扩建公办义务教育学校30所,新增公办义务教育学位4万个以上;落实义务教育管理的区级政府主体责任,完善学位建设督政机制。第二,高质量普及高中教育。编制高中未来5年布局和建设规划,探索普通高中建设和管理新模式,新改扩建普通公办高中学校2所,新增普通公办高中学位6150个。积极引入广东省实验中学等国内名校来深办学,达到新建高中“建一所、优一所”目标……

教育虽然是百年大计,但是却不是能带来经济数据和政绩的领域,教育局孤军奋战、承压,到底有多大胜算?

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2019年深圳两会期间,就有至少23名深圳市人大代表联名提交《关于加快高中学位建设的建议》《关于加大推进高中学校用地规划、增加高中学位的建议》,集体呼吁政府增加高中学位供给。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深圳目前已有120宗法定高中用地,但市人大代表陈锦花此前曾向媒体表示,根据深圳市教育局的答复,实际上,虽然已到“十三五”规划期间,但不少在2012年制定的“十二五”期间规划用地都还尚未落实。

我的看法:应该集全市之力先解决基础教育的燃眉之急,不要让千万富翁、富婆、普通市民跪在学校门口,真的不好看。

不过,既然缺地,为什么深圳在一季度甲级写字楼空置率高达24.6%且领先所有一线城市的前提下,还在准备拼命盖写字楼?5月20日,福田《创建“湾区总部之都”三年行动方案》发布。官方宣布:一个78.66平方公里,以中央活力区为核心的“1+5”环CBD总部产业集群,形成商务服务、金融科技、国际科研彼此赋能的湾区“总部生态系统”即将来临。

那么,能不能再给基础教育多拨一些钱,学位一直在预警啊,家长们赚了钱,心里也发慌。

深圳这些年有一个不太好的倾向,喜欢搞高大上的项目,在教育领域也热衷于引进各种知名高校,985、211还不够,还要与世界级名校合办分校。建世界级知名高校的分校不是深圳在教育领域目前的最重要任务,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把建这些高校的地和钱缓一缓,多建些小学、初中、高中,不要让50%的深圳孩子连高中的门都进不了,那是一种耻辱。

至于世界级高校的分校,有当然好,没有,深圳孩子可以考到外地、外国去读,到了18岁,他们已经长大了,他们可以独自离开深圳求学。

最后我想说,深圳地少人多,基础教育资源匮乏,那么,可否适当调整入户门槛?你每年抢40多万人,这些人中的一部分带孩子到深圳来,你又解决不了学位的问题,不是徒增多方的烦恼吗?

欢迎人家来,至少要做好准备,如果新深圳人来了只是赚钱,生活因为教育、房价等问题变成一锅粥,真的好吗?

即便以深圳经济特区(1980年8月正式成立)成立算起,也已经是40年白驹过隙,从当年一心搞活经济,一心赚钱的骚年,到如今年届不惑的中年大叔,是时候沉稳一点,要进行均衡发展了。

教育的短板不但要补上,而且要向一线城市的标准看齐,最重要的是要拿出地、钱和超强的执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