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副部长点名许可馨:学校及父母应反思

 常见问题     |      2016-01-10

大家还记得留学生许可馨吧。5月8日,教育部副部长孙尧就该问题发言了。在北京师范大学2020年教育教学大讨论开幕式上,孙尧说:

这次疫情中就出现了以许可馨为代表的这类学生。我很希望这个学生毕业的学校,在反思这件事的过程中,能够找到一些自身的短板,并能够改进。

孙尧还指出,可以做出直观判断的是,在许可馨接受的家庭和学校教育中,某些环节存在问题,甚至短板。如果许可馨的成长过程中,父母对孩子有正面的引导,告诉她“你是一个中国人,不应该干损害国家的事情”;如果她从小学到研究生的老师,对她起到一些正面的影响,对她进行了切实有效的爱国主义教育,她也许就不会发表那些不当言论,伤害同胞感情。

网友们纷纷表示:坚持打卡终于有成效了;为孙副部长的言论点赞。也希望此事不要不了了之,对于某些发表不当言论的师生要进行严肃处理。

孙尧副部长要求学校和父母反思对下一代的教育问题,那么该反思什么,怎样反思,才能避免出现下一个“许可馨”呢?

爱国主义、思想道德教育当然是必须的,笔者认为,在此同时,还需注意以下三方面的教育:

老一辈思想家早就说过要实事求是,但如果父母老师没有注意在这些方面培养孩子客观的逻辑思维能力,他们自身又没有提高的欲望,再加上年龄较小社会经验缺乏,往往看问题就容易以偏概全,或者干脆采取拿来主义,哪个观点看着顺眼就用哪个,不去思考验证。

许可馨的很多观点,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批评她的网友都是底层仇富,完全是她的自我想象。没有理性分析,也没有自我反省。

再比如她说“国家可不爱你、留学生彻底寒了心”之类的,也没有事实根据。前者,大使馆给中国留学生分发包含口罩和药品的健康包,包机接留学生回国,难道还不能表示国家对留学生们的关爱?后者,因疫情原因留学生“很多考虑移民”的不常见,倒是有留学生感谢祖国在关键时刻如此给力,宁可放弃绿卡也要回国。

她说的留学生毕业后大部分回国也缺乏数据支持。据去年统计的清华大学留学生归国数据中,留学美国的学生,毕业后回国就业的仅占所有人数的19%,连两成都不到。放到全体留学生,数据差异大约不会很大。许小姐这样说,可能是想给自己一个道德高点:不是我们不想回来,是祖国的错导致我们不能回来。

许可馨等师生的另一个明显特征,就是缺乏感恩之心。许小姐知道自己“有幸生在一个比世界上大多数地方都富裕的城市”,不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就能取得比别人更高的成就,但她是否有感谢父母、感谢家乡、感谢祖国呢?并没有。

难道是她的资讯太缺乏,以至于不知道不知道中国过去是怎么样子?不知道现在的安稳富裕生活,是许多人的奋斗成果?显然不是。

她有今天的美好生活,是上一代乃至上几代人辛勤建设的结果;包括现在,还是有许多国家动荡不安、战火纷飞。我们的岁月静好,背后有许多人在默默地负重前行。我们理应怀着感恩之心,且行且珍惜。

但她不会想到这些。她不会想:苏州给了我良好的平台,让我有比别人更高的起点、更多的资源,CSC也给了我公费出国留学一年的机会,因此我要感恩,将来要回馈家乡和祖国。她只会窃喜:我好我幸运,你不好你活该。

没有感恩之心的人,是可怕的。因为他/她将一切所得视为理所当然,而一旦失去,就是别人欠他/她的,心生怨怒。

许可馨是幸运的,出生在长三角富裕地区,父母有钱有人脉,让她不需要怎么努力也能上好大学,还能出国留学。父母给的生活费一转就是五万美刀,合人民币35万余元。而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359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6021元。她一笔生活费,就是普通人近十年的工资。

这种一路顺风顺水的富足生活,是导致她的自大与自恋的重要原因之一。她觉得自己过去过得好、现在过得好,将来也一定会过得好。她是人生赢家,于是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发表言论、鄙视那些没有她那么好条件的普通人。

作家塔勒布在《反脆弱》一书中举过这样一个例子:火鸡从小被精心饲养,目前也享受着吃喝不愁的美好生活,于是它非常自信地认为它会一直这样吃好喝好——直到复活节来临。

网友们常常说:对于父母没教育好的孩子,只能等他们长大了,让社会教做人。但是,如果要让社会教做人,那下手可就没轻没重了。就像复活节的火鸡,等到被放进烤炉里的那天才发现真相,已经太迟。

太过幸运,也是种不幸。很多父母心疼孩子,舍不得孩子受委屈、受挫折。但过于宠溺孩子,剥夺孩子受挫折、失败的权利,让孩子缺乏历练的机会,实际上也是害了孩子。从小让孩子受一些挫折、吃一点苦头,他们才会懂得居安思危、顽强坚韧、谦虚谨慎、珍惜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