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历史传统美德之“兄友弟恭”

 常见问题     |      2016-01-10

在上一期中已经讲了日本战国时代有关“父慈子孝”的闹剧,而本期则会继续与大家分享“兄友弟恭”的故事。在这之后还会有“君臣丰乐”、“民风淳朴”两期,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

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道理虽然简单,但在逆道乱常的战国时代却少有人明白。乱世之中,掌权者往往利欲熏心,以至于亲族血缘亦可不顾。为争夺家督之位,兄弟之间往往刀剑相向,闹得一出出家破人亡的悲剧。

宇喜多秀家与宇喜多诠家的堂兄弟之争在战国时期虽然算不上典型,但此事件的经过与影响却十分有趣。

众所周知,宇喜多秀家之父直家乃是通过下克上的残忍手段而成为了一方大名。然国家易盗,人心难盗 。即便直家成为大名,备前各豪族依旧保持着极高的自治权。1582年宇喜多直家去世,年幼的秀家又长期居住于大阪,备前一国更是全部交由长船、冈、户川三家轮流执政。宇喜多秀家与领国内的联系变得愈加脆弱。

为重新夺回家中权力,宇喜多秀家重用亲近的长船纪伊守与妻子带来的前田派家臣。然而此举却成为了宇喜多家中动乱的导火索。

1598年,长船纪伊守突然逝世,反长船派势力迅速拥护宇喜多秀家的堂弟诠家上位,同时打压长船派势力。1600年,被打压的长船派纷纷逃往大阪寻求秀家庇护。然而诠家一行人不依不饶,竟公然在大阪城内起兵攻击宇喜多秀家的宅邸,并要求秀家让出家督之位。

随着诠家的无理要求被拒绝,双方最终于大阪宅邸内刀兵相向,甚至秀家自身都被迫持刀参与混战,场面混动可见一斑。最终在各大名的出面调停下,秀家兄弟之争才告一段落。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兄弟纷争毕竟不是什么体面事,而像秀家兄弟竟然将此事闹到了大阪城中,甚至在府邸上演了一场刀兵相向的大戏,闹得天下尽知。临近秀家府邸的德川家康等人更是聚而围观,使得秀家颜面尽失。兄弟之争闹到如此地步,已然成了天下笑话,这即便是在纲常混乱的战国时代,也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

另外,秀家兄弟之争又造成了怎样的影响?首先,此次动乱中秀家重臣多有战死、家中元气大伤,使得宇喜多军在同年进行的关原合战中战力大减;另外,在动乱不可控制后,秀家急忙请求各大名出面仲裁。然而主持仲裁的德川家康却对诠家等人极度包庇,不仅免除诠家等人死罪,甚至将其招为家臣。面对如此不公的审判结果,秀家可谓对家康恨之入骨,这也是秀家在关原战败后宁愿被流放也不愿出仕家康的原因之一。

今川家爆发的“花仓之乱”,算得上是战国时代兄弟相争的典型代表。1536年,年轻的今川氏辉与其弟彦五郎同日离世,今川氏家督之位因此空缺。为此今川家不得不从遁入空门的花仓殿与梅岳承芳(即后来大名鼎鼎的今川义元)中选取一人继任家督。

按理来讲,今川义元乃寿桂尼(今川氏辉之母,在今川家有绝对的话语权,被称为战国的女大名)嫡出,并受到太原雪斋的支持;而花仓殿为庶出,此场家督之争本该毫无悬念。但是花仓殿的母亲却是今川家重臣福岛助春之女。畏于福岛氏的实力,亦有一众家臣站队花仓殿,家中动乱在所难免。

同月,为抢占先机,今川义元率先获得幕府将军足利义晴的认可,获取了大义名分。之后,落于下风的花仓殿企图包围今川馆一举杀死今川义元等人。然而其部队却被今川义元与太原雪斋击溃。同时北条方面的援军也抵达战场,花仓殿一溃千里、再无一战之力。

最终,花仓殿在今川义元的逼迫下自杀。“花仓之乱”因此结束,而被称为“东海第一弓取”的今川义元正式登上了日本战国的舞台。

相比于父亲织田信长与兄长织田信忠,二子织田信雄与三子织田信孝的才能实在差之千里。若说之前的宇喜多家与今川家的兄弟相争都还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信孝与信雄两人却完全是被羽柴秀吉当枪使。

1582年本能寺之变后,织田家家老柴田胜家、羽柴秀吉、丹羽长秀等人召开清州会议,确定了以三法师为继承人,织田信孝与织田信雄为后见的体系。然而织田信孝与织田信雄都有意争夺家督之位,两者之间埋下了不合的种子。

同年,织田信孝在柴田胜家的支持下公开反抗秀吉。为分化织田家实力,秀吉果断拉拢与织田信孝有利益冲突的织田信雄,而信雄也果然上当。因此便形成了织田信孝-柴田胜家与织田信雄-羽柴秀吉、丹羽长秀的敌对局面。之后的故事大家便十分清楚了。

1583年,羽柴秀吉在贱岳之战中击败柴田胜家,同年,在羽柴秀吉的指示下,织田信雄逼迫信孝切腹。信孝死后,羽柴秀吉又迅速开始蚕食信雄的势力。在1584年小牧长久手战役时,信雄被迫与秀吉讲和,织田氏从此臣从于秀吉之下。(真是坑完兄弟坑队友,不知信长如此智慧之人为何会有这种傻儿子)

信孝与信雄之争,可以说是完全毁了织田家的未来!若是信孝与信雄两人和睦,凭借尾张、美浓两国以及盟友德川家康,无论柴田胜家与羽柴秀吉多么强大,织田家都有能力在乱世中保证自身的权利。然而兄弟两人却因为得不到的利益相互敌视,并最终被羽柴秀吉利用,亲自断送了织田家的未来。想必织田信长泉下有知,也会为自己两子的不肖而震怒。

当然,有反必有正,有阴必有阳。战国乱世中虽有不少兄弟相残的悲剧,但亦有不少兄弟齐心的佳话。类似地,岛津氏、北条氏、毛利氏,皆通过兄弟间共同的智慧将家族推向了鼎盛。对照可知,家族唯有内部团结,才能于外部打败敌人。